「秦姑娘,既然你是江姑娘的朋友,那就是...
 
Notifiche
Cancella tutti
「秦姑娘,既然你是江姑娘的朋友,那就是我的朋友,看上什麼也一併包在我身上。」段宏源也不吝嗇,知道愛屋及烏。
「秦姑娘,既然你是江姑娘的朋友,那就是我的朋友,看上什麼也一併包在我身上。」段宏源也不吝嗇,知道愛屋及烏。
Gruppo: Registrato
Registrato: 2022-04-29
New Member

Su di me

「誰是你朋友啊?」論不要臉,林止算是遇到對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啊!」段宏源理所當然的出聲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我什麼時候成你朋友了?如果我沒記錯,上次要不是你,我也不用挨那戒鞭吧?」林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

 

 

 

若是真論起來,兩個人還算仇人呢!

 

 

 

 

「所謂不打不相識,我們也可以現在是朋友嘛!」段宏源倒是鍥而不捨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哎呀!江師妹,既然人家段公子真心誠意交朋友,咱就答應他嘛!」秦真頓時一把摟住林止的肩膀,當說客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江姑娘。」段宏源巴巴的看着她。

 

 

 

 

林止看了看他期待的眸子,扯了扯嘴角,「交朋友可以,不過送東西就不必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段宏源頓時滿臉寫着高興,「既然是朋友,是該有見面禮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一旁的秦真心裏跟明鏡似的,這段公子恐怕不只想和江師妹當朋友這麼簡單吧!

 

 

 

 

不過以江師妹的樣貌……她的目光細細打量身旁的女子,白皙無暇的膚色,精緻的五官恰到好處,沒有一絲可挑剔的瑕疵,這樣的傾國傾城之姿,應是讓萬千男子為之痴狂的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君子之交淡如水,談見面禮就俗了。」林止一本正經的說。

 

 

 

 

[狗屁!還君子之交淡如水,也就欺負人家不了解你!]

 

 

 

 

秦真也忍俊不禁的看着林止,眼裏滿是興味。

 

 

 

 

雖然她和江師妹接觸不多,但也不覺得江師妹是什麼性情高尚的人啊!

 

 

 

 

「是我冒犯了,那既然是朋友,我可以叫你凌芷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還真是會順着杆子往上爬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喜歡就好。」名字對於林止來說只是個稱謂,她是沒有所謂的。

 

 

 

 

三個人逛了好一會,林止在一個攤位前停了下來。

 

 

 

 

紫黎見他看着江凌芷,移不開腳步,轉身直接就進了交易市場。

 

 

 

 

南陵是段家的地界,江凌芷又有段宏源的陪同,想來應該不會遇到什麼麻煩。

 

 

 

 

這樣想着,殷念玉深深的看了江凌芷一眼,抬腳朝着紫黎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 

 

 

 

林知秋見殷念玉走了,抬腳就要跟上去,卻被一把拉住了。

 

 

 

 

他轉頭就看見了有些扭捏的李惜惜。

 

 

 

 

林知秋嘆了口氣,抬手就要抽回李惜惜拽着他的衣角,無奈出聲:「師妹,男女授受不親。」

 

 

 

 

李惜惜卻固執的拿着他的衣角,梗著脖子出聲:「出門在外,人生地不熟的,師兄應當照看師妹。」

 

 

 

 

兩個人又辯駁了幾句,最終林知秋舉手投降敗下陣來,和李惜惜一同離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他們各自結伴離去,最後只剩下段宏源、江凌芷和秦真三個人了。

 

 

 

 

林止抬腳走進交易市場,琳琅滿目的商品讓人應接不暇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江姑娘,你看上什麼儘管拿,我送你!」段宏源豪氣萬丈的說。

 

 

 

 

林止看了他一眼,這放總裁文里怎麼也是個霸道總裁吧?

 

 

 

 

「噗呲——」秦真笑出了聲,「段公子真是闊氣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秦姑娘,既然你是江姑娘的朋友,那就是我的朋友,看上什麼也一併包在我身上。」段宏源也不吝嗇,知道愛屋及烏。

 

 

 

 

「誰是你朋友啊?」論不要臉,林止算是遇到對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啊!」段宏源理所當然的出聲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我什麼時候成你朋友了?如果我沒記錯,上次要不是你,我也不用挨那戒鞭吧?」林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

 

 

 

若是真論起來,兩個人還算仇人呢!

 

 

 

 

「所謂不打不相識,我們也可以現在是朋友嘛!」段宏源倒是鍥而不捨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哎呀!江師妹,既然人家段公子真心誠意交朋友,咱就答應他嘛!」秦真頓時一把摟住林止的肩膀,當說客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江姑娘。」段宏源巴巴的看着她。

 

 

 

 

林止看了看他期待的眸子,扯了扯嘴角,「交朋友可以,不過送東西就不必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段宏源頓時滿臉寫着高興,「既然是朋友,是該有見面禮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一旁的秦真心裏跟明鏡似的,這段公子恐怕不只想和江師妹當朋友這麼簡單吧!

 

 

 

 

不過以江師妹的樣貌……她的目光細細打量身旁的女子,白皙無暇的膚色,精緻的五官恰到好處,沒有一絲可挑剔的瑕疵,這樣的傾國傾城之姿,應是讓萬千男子為之痴狂的。

 

 

 

 

Loser丢失 「君子之交淡如水,談見面禮就俗了。」林止一本正經的說。

 

 

 

 

[狗屁!還君子之交淡如水,也就欺負人家不了解你!]

 

 

 

 

秦真也忍俊不禁的看着林止,眼裏滿是興味。

 

 

 

 

雖然她和江師妹接觸不多,但也不覺得江師妹是什麼性情高尚的人啊!

 

 

 

 

「是我冒犯了,那既然是朋友,我可以叫你凌芷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還真是會順着杆子往上爬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喜歡就好。」名字對於林止來說只是個稱謂,她是沒有所謂的。

 

 

 

 

三個人逛了好一會,林止在一個攤位前停了下來。

 

 

 

 

。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孩子還給你

 

 

 

 

時間退回到一個小時之前。

 

 

 

 

艾米手裏攥着手術刀,眼看着就要劃破顧兮兮的肚皮。

 

 

 

 

就在這個時候,手術室旁邊的一間無菌室的門突然被人打開。

 

 

 

 

幾個身材魁梧,穿着黑色西裝,保鏢模樣的男人迅速沖了進來。

 

 

 

 

他們不由分說的,一把將艾米給架住了。

 

 

 

 

艾米被這一場變故給嚇得變了臉色。

 

 

 

 

她驚惶的張望着: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們......你們是顧心妍派來的人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那些保鏢並沒有開口說話。

 

 

 

 

艾米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。

 

 

 

 

如果他們這些人真的是顧心妍派來協助她的,怎麼會對她的態度如此惡劣?

 

 

 

 

額頭上有冷汗隱隱的冒了出來:

 

 

 

 

「各位,請你們不要衝動,我之所以打暈那幾個醫師和護士,就是想親自替顧兮兮做手術。顧心妍曾經答應過我,她會配合幫助我取出顧兮兮肚子裏的孩子,現在就差一步就要成功了,你們快點放開我,否則墨錦城他們發現了之後,一切就來不及了!」

 

 

 

 

那幾個保鏢聽了這番話之後,用一種極其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艾米。

 

 

 

 

那眼神之中似乎夾雜着一絲輕蔑和譏諷。

 

 

 

 

就在這個時候,一道高挑單薄的身影從無菌室裏面走了出來。

 

 

 

 

那是一個中年男子,他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唐裝,臉上帶着一副圓形的鏡框。

 

 

 

 

在鏡片的後面,一雙幽深的眼睛裏閃爍著詭譎冰冷的光芒。

 

 

 

 

他表情淡薄,閑庭信步一般走到了艾米的面前,居高臨下地看着面前的這個女人。

 

 

 

 

「這位先生,你到底是不是顧心妍派過來的?顧心妍明明就答應過我,會讓我帶走顧兮兮肚子裏的孩子,那你們現在為什麼還要阻止我?要是耽誤了正事,你們擔當得起這個後果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人淡淡的看了艾米一眼:

 

 

 

 

「我自然不會阻止你帶走孩子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艾米一聽這話眼,眼睛瞬間亮了起來:

 

 

 

 

「既然如此,你還不趕緊叫你的手下鬆開我,我現在必須要馬上對顧兮兮進行手術,將她肚子裏的孩子取出來!」

 

 

 

 

「取出來?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子冷漠一笑,他朝着身邊幾個手下瞟了一眼:

 

 

 

 

「既然艾米小姐這麼迫不及待,那你們就把她帶進去吧!」

 

 

 

 

「是。」

 

 

 

 

其他幾個保鏢在得到了這個命令之後,立刻行動了起來。

 

 

 

 

他們一把將艾米拽了起來,朝着旁邊的無菌手術室裏面拖了過去。

 

 

 

 

艾米才剛剛被拽出了幾步,就嚇到魂飛魄散。

 

 

 

 

她似乎察覺到了不對勁: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們想幹什麼?放開我!」

 

 

 

 

旁邊的幾個保鏢對艾米的叫嚷充耳不聞。

 

 

 

 

他們很快便將她強行按壓在了手術台上。

 

 

 

 

那個中年男子緩緩的拿起旁邊的手術刀輕輕的比劃着。

 

 

 

 

看到那鋒利的刀刃,艾米嚇破了膽。

 

 

 

 

她驚恐的尖叫: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們到底要幹什麼?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子笑得十分詭異,他的眼睛緊緊的鎖定在艾米的肚子上:

 

 

 

 

「你不是一直就對你失去的那個孩子耿耿於懷嗎?我今天就是來滿足你的願望,把你失去的孩子重新還給你。」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們......你們什麼意思?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人打了一個響指。

 

 

 

 

這時另外一個保鏢從側門走了進來。

 

 

 

 

在他的手上還拿着一個玻璃罐,裏面赫然裝着的就是艾米那個引產下來的孩子的屍體。

 

 

 

 

因為艾米接受不了自己的孩子離開,所以她悄悄的留下了孩子的屍體,並且用福爾馬林保存在玻璃罐里。

 

 

 

 

如今看到自己的孩子的屍體拿在旁人的手中,她的情緒瞬間激動了起來。

 

 

 

 

她拚命的掙扎著,想要從手術台上翻下來。

 

 

 

 

可是壓制住她的那幾個男人力氣實在太大,根本就不容她反抗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到底想幹什麼你?你把我的孩子帶過來想做什麼?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人朝着手下使了一個顏眼色。

 

 

 

 

那人點點頭,竟然就這樣直接將孩子取了出來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既然你這麼捨不得你肚子裏的孩子,那我就讓他重新回到你的肚子裏去。」

 

 

 

 

一聽這話,就算艾米的反應再慢,也明白了過來。

 

 

 

 

她嚇得一張臉慘白一片,驚恐地拚命搖頭後退:

 

 

 

 

「不要,你們這群瘋子,魔鬼!放開我,放開我!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人面不改色,他緩緩的走到了艾米的身邊:

 

 

 

 

「我聽說在Z國有一句老話叫做害人者,人恆害之。在你想要陷害顧兮兮的時候,有沒有想過別人也許會以同樣的方法來對付你呢?」

 

 

 

 

艾米驚恐的瞪圓了雙眼,她被那手術刀上的寒芒嚇得渾身發抖:

 

 

 

 

「你不是顧欣心妍的人,你到底是誰?你到底是什麼人!」

 

 

 

 

「這個問題你留着去閻王爺那裏問吧!」

 

 

 

 

中年男人的話音剛剛落下,他們的手下立刻用紗布堵住了艾米的嘴。

 

 

 

 

手術刀一起一落,很快血腥味立刻在整間手術室裏面彌散開來。

 

 

 

 

雖然艾米已經被堵住了嘴巴,但是喉嚨深處依舊能夠聽到痛苦到極致的嘶吼......

 

 

 

 

就這樣,在十幾分鐘之後,手術室里的那一群神秘男子悄然消失,只剩下躺在手術台上的艾米。

 

 

 

 

她絕望地喘著粗氣,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濕。

Posizione

Occupazione

Loser丢失
Social network
Attività utente
0
Messaggi forum
0
Discussioni
0
Domande
0
Risposte
0
Commenti alle domande
0
Apprezzati
0
Like ricevuti
0/10
Valutazione
0
Articoli del blog
0
Commenti sul blog
Condividi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