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anholiman302
 
Notifiche
Cancella tutti
allanholiman302
allanholiman302
Gruppo: Registrato
Registrato: 2022-06-05
New Member

Su di me

金丹中期,雖然依舊是修真界的小嘍啰,但她離強大又更進了一步。

 

 

 

 

婧宸比蘇子靜本人還要高興,在絕靈球里哈哈大笑,最後還哼起了古古怪怪的樂曲。

 

 

 

 

莫小琪捂住耳朵遠離靖宸,她怕和這個骷髏在一起呆久了腦子會出問題!

 

 

 

 

距離她們離開天元大陸已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。

 

 

 

 

雖然心有所念,但如今要緊的還是過好現在。

 

 

 

 

抖落旧日 蘇子靜隨意選了一個方向,甩甩尾巴衝出去幾十丈。不管下一個陸地是哪裏,那裏都將是她接下來會住很久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 

她出海面時正是太陽升起的時候,等日上中天,還未見到陸地的影子,周圍全是廣闊幽藍的海水,天上還盤旋著鳥獸,不時會俯衝下來叼走一些小魚小蝦。

 

 

 

 

蘇子靜周圍方圓三里無一條魚敢靠近,皆因她那條尾巴的緣故。

 

 

 

 

太陽漸漸西斜,舉目四望,蘇子靜吐出一口濁氣,突然她眼睛閃過一個亮點,定睛看過去,面上終於露出了微笑。

 

 

 

 

那是一艘船,目前距離還很遠,遠得像天上掛的星星一樣,一閃一閃的。

 

 

 

 

蘇子靜動了動尾巴,鮮艷漂亮的魚尾滿滿變成一雙修長勻稱的長腿。

 

 

 

 

又放出莫小琪道:「前面有船,我們能上岸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莫小琪突然被這句話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

 

 

 

她們換班時還在無際海,怎麼一下就換了地方了?

 

 

 

 

莫小琪抽抽鼻子,周圍全是海的味道,無際海上特有的毒氣味真的消失了!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又遊了多久?」她如今聽不見蘇子靜在說什麼,腦子裏在全是時間的計算。

 

 

 

 

蘇子靜沒好氣地扭頭,拿出飛棺坐了上去。

 

 

 

 

「等等我!」莫小琪急忙跳上去,坐穩后又問:「你又不知遊了多久?那你總該知道是何時離開無際海的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莫小琪不免有些感到丟人,從出發到如今,她滿打滿算也不過趕了四日路,如今卻平平安安找到了大陸,若不是自己親自跳下的無際海,她甚至會懷疑是不是趕錯了路!

 

 

 

 

這真是那人人聞之變色的無際海嗎?

 

 

 

 

而且她才是師姐,但如今全靠一個小師妹,着實面上無光。

 

 

 

 

蘇子靜坐在飛棺頭部,用靈力把頭髮烘乾,利落地挽在一起,才道:「沒多久,昨夜剛出的無際海。」

 

 

 

 

莫小琪覺得自己耳朵怕是出現了問題,「昨夜?你一夜到底遊了多遠?」

 

 

 

 

蘇子靜倏地回頭,「你若是不想離開大海,我可以放你下去!」

 

 

 

 

莫小琪一噎,臉上青白交錯,一時竟說不出話。

 

 

 

 

蘇子靜已然回頭,視線盯住那個光點,摧動飛棺快速前進。

 

 

 

 

大風呼嘯著打在臉上,莫小琪才終於從剛才被威脅的感覺里脫離出來。

 

 

 

 

臉上的尷尬和怒意還未徹底消散,拳頭又緊緊捏住,手背上爆出青筋。

 

 

 

 

從她的被九葉收為徒弟的那一刻,她從未受過此等羞辱,今日是第一次!

 

 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 

 

隔得遠遠的,船上的人就看到一個奇奇怪怪的飛行法器朝他們飛來,當即叫上所有人拉開警戒線,等着她們靠近。

 

 

 

 

沒過多久,飛棺近了,船上的人一看,竟是兩個漂亮的金丹女修士!

 

 

 

 

他們心中頓時鬆懈了不少,但修真界裏,越漂亮的人反而越不好惹,他們雖然放鬆了些,但該有的戒備卻依舊不少。

 

 

 

 

「來者何人!」

 

 

 

 

他們在打量蘇子靜的同時,蘇子靜也在打量他們。

 

 

 

 

這艘船有三層,裝飾豪華,船帆上用硃砂寫下一個大大的「閬」字,上面似乎撒了金粉,在夕陽的照射下發出金黃的碎光,氣勢不凡。 很快,秦風和公孫羽就被玄澤長老帶着,來到了後山的一片平地當中。

 

 

 

 

公孫羽倒吸一口冷氣。

 

 

 

 

他身為龍虎山的大師兄,來羅浮山拜訪也不止一次了,但從來不知道,羅浮山還有如此陰氣森森,毫無生氣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 

玄澤長老嘆了口氣,看向秦風的目光悲憫。

 

 

 

 

其實當初,留秦風在羅浮山當中養傷,是玄澤長老和掌門共同的意見。

 

 

 

 

玄澤長老其實相當賞識這個實力不菲的年輕人,並且在上官婉儀這件事的看法上,和掌門是一樣的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沒有錯,他們也沒有錯,只是站在各自的立場上,不得不兵戊相見罷了。

 

 

 

 

但如果可以相安無事,羅浮山在秦風重傷期間,收留秦風幾天也無妨。

 

 

 

 

因為如果拋開羅浮山長老的身份,玄澤長老和掌門的心情是一樣的,也想站在秦風這一邊。

 

 

 

 

此刻,三人站在一片荒地之前,零零散散散落幾個墓碑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就是這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玄澤長老心中哀嘆一口氣,指著一個墓碑說道:「林允兒,就在這裏。」

 

 

 

 

那是一個孤零零的石碑,名字看上去是匆忙刻上去的,筆伐凌亂,上書林允兒之墓。

 

 

 

 

只有一個名字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只看一眼,便如墜冰窟,只覺得眼前一黑,視線里只有那墓碑被聚焦,其他的東西,一概什麼都看不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覺得渾身發冷。

 

 

 

 

他好像一輩子都沒這麼冷,透骨的寒意從心臟開始蔓延,到五臟六腑,到四肢末端。

 

 

 

 

林允兒……

 

 

 

 

這是林允兒的墳墓,是林允兒的墓碑?!

 

 

 

 

林允兒死了?

 

 

 

 

他不信。

 

 

 

 

不信林允兒就這樣死了。

 

 

 

 

那樣生動的,乖巧的,嗔怒的,抱着他的脖子說會好好等他回來,承諾好了會保護好自己的林允兒……

 

 

 

 

怎麼可能死呢?

 

 

 

 

秦風簡直無法接受眼前發生的一切。

 

 

 

 

但事實就擺在秦風眼前。

 

 

 

 

林允兒的墳墓就在這裏。

 

 

 

 

這下面,是沉睡的林允兒……

 

 

 

 

不,不會的!

 

 

 

 

秦風的雙眼,猛地一亮!

 

 

 

 

墓碑又能如何?

 

 

 

 

他分明沒有見到林允兒的屍體!

 

 

 

 

要知道,之前在秦閥的墓園當中,秦風也曾經見到過上官婉儀的墳墓!

 

 

 

 

但事實證明,上官婉儀並不在那墳墓之下!

 

 

 

 

如果這墓碑之下,沒有林允兒的屍體,那是不是就證明,林允兒沒有死?

 

 

 

 

是不是羅浮山,把林允兒藏起來了?

 

 

 

 

到時候,就算是將羅浮山攪個翻天地覆,哪怕上南天九霄,下碧落黃泉,他也一定要找到林允兒!

 

 

 

 

而他現在要做的,只是刨開眼前這座墳墓!

 

 

 

 

到時候,墳墓里絕對會空無一人!

 

 

 

 

林允兒不可能死!

 

 

 

 

這樣想着,秦風做了一個,足夠驚世駭俗的舉動——

 

 

 

 

讓後面跟上來的羅浮山弟子,全都驚掉下巴的舉動!

 

 

 

 

秦風開始刨墳!

 

 

 

 

秦風的雙手直接插到地面的泥土當中,近乎是一種癲狂的狀態,瘋狂挖掘著墳墓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滿手的臟污,卻絲毫顧不上擦拭。

 

 

 

 

他甚至不敢動用內勁,生怕這下面真的躺着林允兒的屍骨。

 

 

 

 

儘管秦風並不願意那麼想,但還是不得不保留幾分猜測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怕傷到下面的林允兒。

 

 

 

 

很快,秦風的指尖,就被混著碎石的粗糲泥土划傷。

 

 

 

 

這裏是羅浮山的陵園。

 

 

 

 

除了羅浮山的陵園,埋葬羅浮山的山人之外,還有一處陵園,埋藏的就是因為種種原因死在羅浮山下的外人。

 

 

 

 

比方說林允兒。

 

 

 

 

比方說之前在上山考驗當中,喪生的武者。

 

 

 

 

此刻,林允兒就被埋葬在這裏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的雙手已經鮮血淋漓,混合著泥土,看上去慘不忍睹。

 

 

 

 

但是秦風不願意停下。

 

 

 

 

一旁的公孫羽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幕,也忍不住雙眼泛酸。

 

 

 

 

到底是什麼樣的悲痛,才能做到如此的境界?

 

 

 

 

「住手啊,你在幹什麼!」

 

 

 

 

就在這時,身後的羅浮山眾弟子,齊齊阻攔秦風。

 

 

 

 

雖然林允兒,並不是羅浮山山內門人。

 

 

 

 

但即便如此,這裏畢竟是羅浮山的陵園。

 

 

 

 

羅浮山的弟子,在經過那天秦風大鬧羅浮山之後,已經無法忍受秦風的任何所作所為。

 

 

 

 

尤其是現在秦風刨開墳墓的舉動。

 

 

 

 

在諸多弟子的眼裏,秦風現在的舉動,簡直太過驚世駭俗。

 

 

 

 

一時間,眾人無法忍受,紛紛出手阻攔秦風。

 

 

 

 

「滾啊!」

 

 

 

 

秦風連頭也沒回,猩紅著雙眼一聲暴喝,體內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內勁,將所有上來阻攔的弟子,全部彈飛!

 

 

 

 

玄澤長老急的幾乎要跳腳:「你們幹什麼!攔着他幹什麼?!」

 

 

 

 

攔著這個瘋子幹什麼!

 

 

 

 

這個瘋子要幹什麼,讓他去干。

 

 

 

 

管他?

 

 

 

 

誰能管得了他!

 

 

 

 

現在就連玄澤長老自己,都被秦風身上的氣勢,給壓迫到動彈不得!

 

 

 

 

秦風此刻渾身的氣勢,就如同魔神降世!

 

 

 

 

連他都不敢輕舉妄動,這幫弟子,可是真的初生牛犢不怕虎!

 

 

 

 

但很快,秦風已經將在場的弟子和強者,全部壓制。

 

 

 

 

沒有人能攔得住他。

 

 

 

 

很快,秦風就將林允兒的墳墓刨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連一具完好的棺材都沒有,不過是一席草簾,裹住了林允兒的屍體。

 

 

 

 

秦風雙手顫抖著,掀開了草簾。

 

 

 

 

之前的秦風,還以為羅浮山的弟子在騙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不過弄來了一處空墳,實際上林允兒並沒有真的身亡,只是被羅浮山的人給藏了起來。

 

 

 

 

可現在事實,就擺在自己的眼前。

Posizione

Occupazione

抖落旧日
Social network
Attività utente
0
Messaggi forum
0
Discussioni
0
Domande
0
Risposte
0
Commenti alle domande
0
Apprezzati
0
Like ricevuti
0/10
Valutazione
0
Articoli del blog
0
Commenti sul blog
Condividi: